龍壇書網 - 網游小說 - 穿越火線之英雄有夢在線閱讀 - 第4382章 不被信任!

第4382章 不被信任!

        尋找王越的呼聲在燕京電競領域越來越高,可是誰也沒有王越的消息。

        其實,也不是所有人都沒有王越的消息。

        有能力得到王越消息的人都不愿意得罪裘漠北。

        在電競這方面,裘漠北的權利太大了。

        北島純一郎每天都以連贏十場比賽的成績結束當天的比賽,這對華夏電競而言無疑是巨大的恥辱。

        燕京電競玩家急得不行,迫切想要找到王越。

        有人直接要求電競部給出一個說法。

        電競部始終沒有給出說法。

        要說可信度,在燕京電競玩家心中,電競部的可信度肯定要比王越的可信度高無數倍。

        眼下華夏電競面臨巨大危機,華夏電競部不可能希望這種情況得不到改變。

        王越之所以沒有出現,肯定不是華夏電競部的原因,而是王越的原因。

        會不會是王越不愿意參賽?

        做一個大膽的假設。

        王越獲得r國勇者聯賽的冠軍,功勞很大。

        可是王越回國后,華夏電競部并沒有熱烈歡迎王越,王越會不會因此對華夏電競部產生不滿?

        話說回來,華夏電競部的做法確實有欠妥當,王越獲得那么重要的冠軍,歡迎儀式是必須的,不應該沒有。

        就算華夏電競部在這件事情上處理得不是很妥當,王越也不應該抓住這件事情,在華夏電競有危難的時候拒絕出賽。

        一開始這只是小部分人的猜測,然而也僅僅是猜測。

        后來有些別有用心的人發現可以利用這件事情對付王越,于是添油加醋,鋪天蓋地的宣傳這個消息。

        到后來,很大一部分人都認為王越居功自傲,拒絕出賽。

        倒不是所有人都這么認為,也有部分人不這么認為,但這部分人沒有絲毫話語權,除非他們能證明王越不是居功自傲。

        說到底還是因為所有電競玩家都相信華夏電競部。

        王越之所以不出賽,難道是因為華夏電競部不讓王越參賽?

        這種情況可能嗎?

        所有人都認為這種情況不可能。

        王越居功自傲、拒不出賽的事情在燕京電競領域鬧得越來越嚴重。

        斗者府甚至因為被人扔雞蛋、菜葉。

        這是一些情緒激動的人做的,也是一些針對斗者府的人趁機做的。

        因為這件事情,斗者府的名聲也變得聲名狼藉。

        總而言之,燕京電競領域的情況很混亂。

        …

        今天北島純一郎又一次一個人擊敗十名華夏電競玩家,獲得當天比賽的勝利,這是第八天的交流賽。

        只有再進行兩天的交流賽,r國電競交流組就可以圓滿完成任務。

        一個人,連贏十天華夏電競十天,這難道不是圓滿的勝利?

        從教練井田武夫到成員,所有人的心情都非常愉快。

        雖然擊敗華夏電競是必然的事情,但事情這么勝利,當然會覺得高興。

        雖然所有人都很與愉快,但有個人除了愉快之外,還有擔心。

        那個人就是藤井英樹。

        當天晚上,r國電競交流組在酒店里舉辦一個小型宴會,氛圍別提有多么高興。

        藤井英樹臉上的凝重表情與宴會格格不入。

        他找到北島純一郎,認真地說:“北島君,可以占用你的時間,跟你談談嗎?”

        “可以!北睄u純一郎和藤井英樹是不錯的朋友關系,這種小事當然不會拒絕。

        藤井英樹說:“這家酒店的頂層是空中花園,比較安靜,我們去那里談談,如何?”

        北島純一郎再次答應。

        兩個人來到酒店的頂層,這里被裝修成空中花園,環境十分優美。

        看見這么美的環境,北島純一郎的心情更加愉快。

        他看出藤井英樹心事重重,于是主動問;“藤井君,你有心事?”

        藤井英樹點了點頭,認真地說:“北島君,接下來的比賽你無比竭盡全力,不能有絲毫的大意,記住,是不能有絲毫的大意!”

        北島純一郎頓時笑了起來;“過去八天的比賽,我每次都用一半的實力就可以獲勝,那些弱小的華夏電競玩家讓我是一半實力都很勉強,遠遠沒有資格讓我使用全部實力!

        藤井英樹嚴肅地說:“那些華夏電競玩家確實不強大,但華夏電競不是連一個強大的電競玩家都沒有。那個人還沒有出賽!

        北島純一郎不僅不是笨蛋,反而是個非常聰明的人。

        雖然他的表現一直很狂妄,但狂妄很愚蠢是兩回事。

        北島純一郎猜到藤井英樹說的那個人是誰,他直接說了出來;“你是說王越?”

        藤井英樹點了點頭:“我和王越曾是同學,相處了三個月時間,對王越頗為了解。你應該也知道,我是那種非常謹慎的人,凡事都要計算到位,避免一切漏洞。即便是這樣,我還是沒有算準王越,輸給王越。王越是個能夠創造奇跡的人!”

        北島純一郎笑著說:“你不會覺得我可能輸給王越吧?我看過王越和山本武藏的比賽視頻,的確是個難對付的人,但我有信心對付我,無論是拼技巧還是拼戰術,我都不會遜色他!

        藤井英樹說:“技巧和戰術是王越強大的原因之一,但這不是王越最強大的原因之一;蛟S王越有著北島君不曾擁有的東西!

        說到這里,藤井英樹還沒有說完,想繼續說下去,北島純一郎卻擺了擺手,表情也變得嚴肅起來:“藤井君,我知道你是一番好意,提醒我要小心王越。我跟你說實話,我知道王越不好對付,然而我就好對付了嗎?”

        “你說王越可能具備我不曾擁有的東西,我同樣具備王越也不曾擁有的東西!

        藤井英樹一愣,他從來沒有見過這么嚴肅的北島純一郎,在這一刻,他沒有從北島純一郎身上感受到絲毫狂妄,感受到只有穩重。

        難道北島純一郎的狂妄只是一種偽裝?

        藤井英樹搖了搖頭。

        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獨特的地方。

        王越擁有北島純一郎不曾具備的東西,北島純一郎也擁有王越不曾具備的東西。

        王越和純一郎的比賽究竟會是一場怎樣的比賽?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