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其他小說 - 魔王不必被打倒在線閱讀 - 301 “我們是兄弟!

301 “我們是兄弟!

        希恩確實被下咒了。

        而且還是不明所以的咒。

        證據就是他手上的那個印記,即使是好幾天的時間過去了,依舊沒有消掉。

        這讓希恩真的有點怕了。

        “不就是親一下而已嗎?您又不是不同意不是?不然先前干嘛閉眼?”

        希恩覺得自己很無辜。

        雖然當時他是爽到了,畢竟那是他第一次把握著絕對的主動權,而不是像前兩次那般,被人強吻,但如果爽這么一下的代價這么大的話,那希恩還真得打個退堂鼓了。

        至于仗著抗性技能無視它,這是不可能的事情。

        天知道抗性技能有沒有用?

        如果有用,怎么被咬的那個時候一點作用都沒有起到?

        希恩就嚴重懷疑這個公主殿下有讓抗性技能無效的手段。

        因此,后面幾天里,希恩一直不動聲色的打算向洛茜打聽些什么,可惜都失敗了。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么!

        這個公主殿下就裝起了無辜,讓希恩是恨得牙癢癢的。

        當然,希恩不知道,洛茜對他更是恨得牙癢癢。

        原因自然是因為,在那一吻的隔天,洛茜不動聲色的問過一句。

        “我們現在算是什么關系?”

        這句話的言下之意為何,已經是明顯到不能再明顯了。

        至少,希恩是覺得,只要自己加把勁,想把這個公主殿下給拿下,應該不是什么難事。

        只是,把這個公主殿下拿下的話,希恩總覺得,自己之后會被直接訂下婚約,進入不得不娶了這個丫頭的狀態。

        王室的愛情就是這樣,一上來就是直接談婚論嫁,不可能有什么談戀愛的說法,要就結婚,不要就分開,沒有第二種可能性。

        希恩可不想直接進入談婚論嫁的狀態。

        至少現在不行。

        否則,這回他就得被這個王國給徹底套牢,心甘情愿的為他們做牛做馬了。

        于是,希恩鬼使神差的回了一句。

        “我們是兄弟!

        那一天,希恩就被洛茜給打了。

        這就是所謂的不作死就不會死了。

        有鑒于此,洛茜會懷恨在心,那也是很正常的事情。

        希恩就這么一直得不到答案,最后只能放棄。

        “我就不信你會咒死我!

        希恩這么想著,并將這件事給徹底放下。

        說是說徹底放下,但希恩對洛茜的感覺肯定不一樣了。

        自然而然,洛茜對希恩也不可能再和以前一樣。

        那一吻,將兩人的關系給做了一個改變。

        即使兩人都沒有將這件事給說出來,但有些東西,不需要說出來,大家也都是明白的。

        所以,在那以后,希恩自覺性與自發性的前往看望洛茜的次數很明顯的增加了,洛茜同樣很默契的會事先將自己的工作都給處理完,刻意空出時間來和希恩待兩、三個小時。

        只是,兩人的相處方式倒是沒什么改變,還是跟以前一樣,有時候互相打鬧,有時候互相埋汰,有時候歡聲笑語,有時候卻也很小孩子的彼此鬧別扭,以前是怎么樣,現在就還是怎么樣。

        唯一的變化,大概就是兩人更加肆無忌憚了吧?

        比方說,希恩以前只能口頭上花花的調戲洛茜,現在已經敢真的動手動腳了,洛茜則不管是拉、拖、拽、抱的次數都比以前多得多,像是不再有顧忌了一般。

        若是有外人看到這些場景,肯定會把眼珠子給瞪出來。

        一來,那實在太像是親密無間的情侶了。

        二來,王國的至寶居然對一個異性如此沒有防備,簡直能夠震驚天下。

        在這樣的情況下,倒也不是沒有別的事情發生。

        例如,府邸那邊,希恩已經讓菈夏過去處理及辦理了,相信在封爵儀式的當天,那里會有一場豪華的晚宴的。

        為了這場晚宴,希恩將整整一千金幣都交給了菈夏,讓她盡量辦大,辦豪華。

        沒辦法。

        “再怎么說都是公主殿下交給我的房子,可不能讓晚宴太寒酸!

        要是太寒酸,丟臉的不僅僅是希恩和洛茜,連王室都會跟著丟臉。

        畢竟,這府邸本來可是開國勇者密特拉的別府,與王室有著直接的聯系。

        要是這棟府邸出現什么上不了檔次的東西,那王室肯定會覺得臉上無關。

        甚至,要是封爵晚宴那一天來的人少了,地位低了,都是不行的。

        這都有抹黑這棟府邸及王室的臉面的可能性,可不能讓這樣的狀況發生。

        結果,這導致了希恩不得不寫一些邀請函,邀請一些上了臺面的貴族來參加晚宴。

        “尼瑪,我怎么感覺事情越變越麻煩了呢?”

        希恩真想撞墻。

        “果然,公主殿下的嘴唇不是那么好品嘗的!

        還能怎樣呢?

        拼了唄!

        幸好,在王都里,希恩并不是沒有可以邀請的對象。

        “首先,米吉思先生肯定得邀請,雖然他是名譽侯爵,還是王國的文官頂點,一般子爵的邀請函連寄過去的資格都沒有,但我的邀請函,米吉思先生應該會收!

        “而米吉思先生愿意收的話,依附拉扎哈德家的貴族就都會收,給他們都寫一封過去!

        “另外,那些在謁見的時候戰隊在我這邊的人也得邀請一下!

        “好,就這么辦!

        打定主意以后,希恩發現,自己能邀請的人倒也不算少,且無論是地位還是權利都不算低。

        這些也算是希恩在王都里的人脈了。

        而希恩寄出去的這些邀請函,最后也都毫無意外的送到了本人的手中。

        “屆時,我一定會親自到場!

        米吉思便很爽快的這么承諾。

        其余受到邀請函的人亦是如此,一個個的都給了希恩很大的面子。

        這讓希恩終于知道,自己在王都里,其實并不是只有敵人。

        雖說其中也有一些人是看中他的未來,知道希恩的前途是一片光明,方才想跟他攀點關系,因而爽快的答應會來的,但希恩倒不在乎。

        攀點關系而已,他不會在意的。

        想深入交流的話,那就得另外考慮了。

        就這樣,希恩這邊的事情是辦得非常的順利,幾乎沒有出現任何的問題。

        反倒是外界,知道希恩居然打算住進密特拉的府邸以后,無疑引起了軒然大波。

        “憑什么?”

        “區區一個子爵,居然住進了貴族區的中心?”

        “這是打算藐視所有的上級貴族嗎?”

        “不行!絕不允許!”

        那些本就看希恩不順眼的貴族這回終于被點燃了。

        事關地位和面子,別說對方是他們本就看不順眼的存在,就是一個看得順眼的人,知道對方“不知天高地厚”的爬到所有人的頭上,那這些貴族也會毫不猶豫的翻臉。

        可就在他們想搞事情的時候,一個消息傳來。

        那是洛茜的一句宣告。

        “那是我送給希恩卿的封爵禮,有意見的可以盡管來找我!

        一句話,讓不少的貴族當場失去了聲音。

        他們不是不怒,只是敢怒不敢言。

        如果對方是別人,哪怕是國王陛下,他們都敢進諫,求陛下三思。

        但對方是洛茜,他們就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了。

        雖然洛茜不是國王,可她的話語權,在王國內,甚至比國王都重。

        “希恩卿是我認可的人物,年紀輕輕便立下兩次大功,甚至有能力馴服亞特魯的黑龍,此等人才,各位難道覺得這份禮物會太重嗎?”

        洛茜拋出來的話語,不管貴族們信不信服,反正民眾們是信服了。

        “既然是殿下看重的人,那也不算太過分!

        “況且,他的確很年輕,卻有那么大的成就,值得殿下這么重視!

        “比起那些整天爭這爭那的貴族,這個叫希恩的冒險者憑能力闖到這一步,無疑更適合這待遇吧?”

        “說的沒錯!

        民眾們就在驚訝中漸漸的接受了這一點。

        對此有所了解的貴族們是恨不得大聲的告訴他們。

        “你們知不知道,你們現在支持的人,那很有可能會把殿下給拐走?”

        “看重?當然看重!他都成為殿下身邊唯一的紅人了!”

        “你們知不知道他們平時多親密?”

        “還整天單獨待在房間里,一待就是一整天!”

        “你們的殿下都快被搶了,還在那里支持,一群愚民!”

        那些貴族就氣得吐血。

        可這件事,他們還真不敢隨便亂說。

        要不然,王都鐵定是要暴動的節奏。

        到時候,作為造謠的一方,他們可擔不起那個責任。

        最后,這些貴族只能把苦水往自己的肚子里吞,暗中謀算著怎么給希恩好看,讓他乖乖的退出那棟府邸。

        還有一部分打算派一些人去搗亂,把希恩從那里趕出去。

        這樣的他們不知道,等待他們的是什么樣的地獄。

        因為...

        “吼——。!”

        伴隨著響徹整個貴族區龍吟聲,漆黑的巨龍帶著亢奮的情緒,飛進了那占地極為遼闊的府邸中。

        “尤琳!”

        希恩站在庭園里,向著天空中的尤琳招手。

        “吼!”

        尤琳興奮的吼叫了一聲,像是將這段時間里一直被關在北區騎獸舍中的郁悶給一次性發泄掉一樣,沖進府邸中,煽動羽翼,一邊在庭園中掀起颶風,一邊重重的落了下來。

        “哈哈!”

        希恩抱著尤琳迫不及待的蹭過來的腦袋,哈哈大笑的同時,將一股股的魔力注入其體內。

        尤琳舒服、興奮的吼叫聲就接連響起,久久沒有停息。

        艾依便從尤琳的背上跳了下來。

        “這就是你以后的根據地了嗎?”

        小丫頭抱著枕頭,眺望著那片宅邸群,滿意的點頭了。

        嗯,不錯,都快抵得上自己家了,很適合我居住。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