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其他小說 - 妖孽修真棄少在線閱讀 - 第六百九十九章 終于出手

第六百九十九章 終于出手

        “轟!”

        奔馳越野型強大的引擎聲響徹街道,而后二十多個黑衣壯漢推門而下,向著這邊涌來。

        “婉瑩,你是我的女人,我約你吃飯你不來,我還以為你是有事呢!”

        “要不是我哥告訴我你在這里,我還不知道你居然背著我跟別的男人來吃飯!”

        一個聲音從黑衣大漢們身后傳來,一人排眾而出。

        他大約二十三四歲年紀,穿著意大利純手工的貴族服飾,腳踩名貴鱷魚皮鞋,一副紈绔子弟的派頭。

        “聶云湖?”

        魏子付和汪洛丹都是面色一變,這青年不是別人,正是剛才遇到的聶鑫的親弟弟,豪門聶家的二少爺,聶云湖!聶云湖一眼掃向任婉瑩,嘴角帶著邪笑,目光放肆。

        任婉瑩聞言,面色陡沉:“聶云湖,我什么時候成了你的女人了?”

        她任婉瑩出身雖然普通,但一直以來都是堅持著自己的底線和原則,只做自己力所能及的范圍,更不可能出賣自己的身體去達到某種目的。

        聶家的天和娛樂公司,就是此次舉辦港姐競選的主辦方,也是裁判者,可以說,他們想要誰贏便讓誰贏,誰是冠軍,也都是他們一手造就,這種暗箱操作,在娛樂圈早就屢見不鮮。

        聶云湖不止一次找過她,提出要讓她陪睡,保送她成為冠軍,全都被她義正言辭地拒絕了。

        但聶云湖不但沒有放棄,反而還變本加厲,甚至已經到了恬不知恥糾纏她的地步,居然在這大庭廣眾之下率眾圍了過來。

        此刻許多路人,都已經認出了這位炙手可熱的港姐冠軍候選人,紛紛圍了過來。

        “婉瑩,你這就有些不厚道了!”

        聶云湖渾不在意,反而是咧嘴一笑。

        “那天晚上,你躺在我床上時,可是一口一口云湖,怎么今天跟我說話這么生疏了?”

        “難道你穿上衣服,就忘記了我們一起度過的歡樂時光?

        你在床上可是不止一次地說舒服,還說一輩子都要當我的甜心寶貝,這些你都不認賬了嗎?”

        惡心無比的話語,從聶云湖口中說出,任婉瑩當場面色鐵青,一旁的汪洛丹早已看不下去,低喝出聲。

        “聶云湖,你不要胡說八道,婉瑩什么時候跟你有那種關系了,這里是公共場合,你要當眾敗壞婉瑩的名聲是嗎?”

        兩人同為富家豪門之后,聶云湖不屑撇嘴,隨意道:“汪姐,你這話就不對了,我跟婉瑩兩個人在床上的事情,難道也要讓你知道?”

        他再次轉向任婉瑩,笑得更加惡心。

        “對不起寶貝,那天晚上我不應該那么用力,下一次我一定輕一點,溫柔一點,你不要生我氣了好嗎?”

        任婉瑩氣得渾身發抖,面色煞白。

        “聶云湖,你無恥,你混賬!”

        這是她生平第一次用臟字罵人,這兩個詞也是她唯一能夠想到的詞匯了。

        她實在想不到,這位豪門聶家的二少爺竟然會無恥到這種地步,當眾造謠,損壞她的公眾形象,這對于她當選港姐冠軍,已經是一個巨大的阻礙。

        “是是是,我無恥,我混賬,我不該在公眾場合說這些羞人的話,對不起寶貝,你別生氣了好不好,下次在床上,我保證對你溫柔一些!”

        聶云湖毫無廉恥之心,反而是越發得寸進尺。

        任婉瑩就像一個無助的小女孩,站在冷風中長發飄舞,她忍住極致的委屈,咬牙道:“聶云湖,你到底想怎么樣?

        做這些事情,有意義嗎?”

        聶云湖表情戲謔,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婉瑩,我也沒想怎么樣,就是提醒你,還是跟我在一起安全一些,不跟我在一起,今天你就差點被人家潑水,下一次,可能就是潑油漆潑血了!”

        他咧嘴一笑,笑容森冷,帶著明顯的威脅之意:“就算是你不擔心自己,也考慮一下你的家人啊,阿姨叔叔都年紀大了,萬一過路一不小心,被車子撞到,被什么東西砸到,那就真的是得不償失了!”

        任婉瑩花容失色,俏臉已經血色全無,一片彷徨。

        她自己并不懼怕聶云湖的手段,但卻沒想到,聶云湖會卑鄙到如此地步,用她的父母來威脅她。

        “聶云湖,你到底想做什么,你不要亂來!”

        她忍著憤怒,沉聲問道。

        她雖然跟汪洛丹關系不錯,但說實話,汪洛丹也只是看重她本身存在的價值和未來的潛力罷了。

        聶云湖如果要對付她和她的家人,光憑汪洛丹和她這點交情,根本不足以讓汪洛丹幫忙,況且即便汪洛丹有心相助,又如何幫她?

        聶家在港島的地下勢力何其強大,他們在暗處,自己的父母在明處,如果聶云湖真的要找人動她父母,根本就是防不勝防。

        她現在心頭亂做一團,自己如何不要緊,但父母出事,這是她絕對無法接受的。

        “嘿嘿!”

        感覺到任婉瑩的無助和彷徨,聶云湖微笑道,“我想怎么樣,婉瑩你應該清楚,明天到我辦公室來,我當面跟你談!”

        任婉瑩紅唇緊咬,她當然清楚,去辦公室談是什么意思。

        她滿心的無助,就在此刻,魏子付終于爆發出聲。

        “聶云湖,給我閉上你的臭嘴!”

        魏子付一步跨出,擋在了任婉瑩面前,怒視聶云湖。

        “你一個大老爺們,用這種方式對付一個女孩子,你不覺得丟臉,我都替你丟臉!”

        “你想對婉瑩怎么樣,我都接了!”

        他除開是對任婉瑩的喜歡之外,這一刻,他也是徹徹底底對聶云湖的行為所不恥。

        “魏子付,我跟婉瑩的事情,跟你有什么關系,輪得到你出來插手?”

        “婉瑩是我的女人,你約她出來吃飯,我沒找你清算就罷了,你還敢站出來說話?”

        “是不是上次在地下拳場賭拳,你那一百萬輸少了?”

        面對魏子付,聶云湖只是眼神一撇,竟是絲毫沒將他放在眼里。

        “你不要以為你魏家跟我聶家同為港島十大豪門,你就有資格跟我叫板,你在魏家,不過是個不受器重的公子哥罷了,你自己心里也應該清楚,魏家跟我聶家的差距!”

        魏子付目光微變,聶云湖的話,他的確一句都無法反駁。

        論家族中的地位,他跟聶云湖差距不大,但兩家之間的實力,卻是有著高低之分,尤其是現在聶家靠上了歐陽家這棵大樹,兩家更是拉開了不少距離。

        是以他小時候跟聶云湖交鋒,還互有勝負,而現在卻是輸多贏少。

        魏子付拳頭緊攥,聶云湖卻是對他輕蔑一笑。

        “我這個人很公平,我看你對婉瑩好像也有意思,那我就給你個公平的機會!”

        “聽說你最近練拳很勤快,那這樣,我們就當著婉瑩的面過兩手,你贏了,我馬上掉頭就走,以后我也用公平手段競爭婉瑩!”

        “要是你輸了,就給我滾一邊去,少到我面前來嘰歪!”

        他話音剛落,不等魏子付答應,竟然突然抬腿踢出。

        他這一記鞭腿,虎虎生風,力量十足,比起那些專業的散打隊員也不過差了一籌而已,顯然是有多年造詣。

        魏子付心中警兆突生,左手抬起,想要擋住這一腳。

        “啪!”

        魏子付反應不及,終究是慢了一步,只聽一聲悶響,聶云湖一腳已經踢在了魏子付的肩膀上。

        聶云湖身材魁梧,比魏子付高了半個頭,而且肌肉健碩,這一腳落下,登時讓魏子付朝右側偏去,整條左臂已經陷入酸麻狀態!只是一招之間,魏子付被踢得失去重心,聶云湖刻意要讓魏子付在任婉瑩面前出丑,并沒有停手,又是跨前一步,一記直拳打向了魏子付胸口。

        魏子付腳步踉蹌,堪堪避過這一拳,卻是被后方的一個小坎絆倒。

        聶云湖見勢,右腿高抬,以一個下劈的姿勢,向著魏子付踩去。

        這一腳,若是踩實,即便不重傷,魏子付至少也要在醫院呆上個三五天。

        就在聶云湖一腳落下的瞬間,旁邊忽而傳來了一聲嘆息。

        “唉!”

        就在所有人都以為魏子付要重傷收場時,一道身影忽然橫移而來,一腳擺出,正踢在了聶云湖小腿彎處。

        “砰!”

        聶云湖當即身體后仰,向后退了三步,重重地倒在了地上。

        這番變故,讓人始料未及,任婉瑩和汪洛丹都是目光一怔。

        而魏子付發覺自己躲過一劫,側頭看來之時,頓時驚呼出聲。

        “辰哥?”

        葉辰緩緩收腿,傲然而立,眉宇間帶著一分無奈。

        自到港島一個月時間以來,他終于是第一次出手!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