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公子實在太正義了在線閱讀 - 第二百六十章 統統……站起來!【7000字,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章 統統……站起來!【7000字,求月票!】

        云海擂臺之上。

        鮮血從南光明的身軀中點點灑下,他的身子殘破的像是一塊破布,被袁瞎子一槍挑起,挑在空中,肉身被洞穿出細密的血洞。

        烏黑的血從體內流淌而出。

        他的外表光明無比,可是體內流淌的鮮血,卻是極致的烏黑,一滴一滴順著殘破的身軀,滴淌而下。

        他眉心的那只光明蠱爆碎開來,綠色的血液在流淌。

        南光明眼眸中灰敗無比,他呆呆的看著袁瞎子,生機在他的眼眸中飛速的流逝。

        他有些不甘心,他是南詔國的天榜第一,地位尊崇,哪怕是南詔國的首領,都對他禮遇有加,因為他持有天下十大邪蠱之一的光明蠱,所以,能夠殺他的唯有陸地仙境界的強者。

        因而,所有人都對他很有信心,哪怕是首領都認為他不可能會輸,就算遇到與三大王朝的天榜戰,他都未必會輸。

        他是南詔國這次天驕戰的定海神針,一定能夠挽回南詔氣運的關鍵。

        然而……

        他敗了,敗的稀里糊涂。

        袁瞎子,曾經的大夏天榜第十……這么強的嗎?!

        噗嗤!

        南光明口中噴吐出一大堆的黑血,將白色的衣衫給染黑,他體內的蠱蟲開始反噬他的肉身,不斷的吞噬著他的身軀……

        他眼眸中的生機開始逐漸的消散,寂滅。

        他很不甘,他到底怎么敗的?

        南光明至死都不太懂,他到底是如何敗的。

        他的大道之花即將盛放,大道之路亦是鋪就到了極致,他是南詔國最有希望踏入陸地仙的存在……

        他本該準陸地仙下無敵的啊。

        噗嗤!

        袁瞎子歪著腦袋,手中的槍一抖。

        南光明的身軀頓時被他撕扯炸開,在燦爛白皙的云海之上,宛若一朵黑色的蓮花,綻放在天穹。

        黑色的血不斷的揚灑,腐蝕著云海。

        袁瞎子收回槍,安靜的站著。

        他明白,這一戰中定然是發生了什么他所不知道的,不可名狀的事情。

        袁瞎子實力雖然還可以,但是,對上南光明,勝負三七開。

        他并不覺得自己能夠贏得了南光明。

        他自己幾斤幾兩,他能沒點數?

        畢竟,南光明的蠱蟲遮蔽了他的感知,他就等于是真正的“瞎子”,如何打的過南光明。

        而南光明最后卻仿佛碰瓷一樣被他殺死。

        唯有一個可能,便是公子留了后手,擊潰了南光明。

        而他,不過是撿個便宜罷了。

        袁瞎子徐徐吐出一口氣,胡子拉碴的嘴角微微一挑。

        公子應該是以極其隱秘的方式出手,或許是觸動了規則,如今規則沒有反應過來,他老袁可不能暴露了。

        盡管,袁瞎子很震驚羅鴻的手段,但是,此刻,他不能慌。

        該配合公子表演的他,得保持鎮定。

        持槍而立的袁瞎子,歪著腦袋,槍一掃,南光明的尸體,頓時從云海擂臺之上拋落而下。

        “南詔天榜第一……”

        “不過如此,一槍,殺之!

        袁瞎子于云海之上佇立,腰桿挺的筆直,腦袋微微一偏,槍尖斜握,槍尖直指大地,有幾分凌亂的發鬢在紛飛,像是紫禁之巔,一場巔峰對局之后,獲勝的至強者,有無形的氣勢和威壓在席卷。

        雖然不知道怎么贏的。

        但是,譜得擺好。

        整個天安城樓之下,一片死寂。

        南光明,一位天榜強一品巔峰的強者尸體,就這樣從高空中墜落而下,砸在了地上,血液迸濺出一朵猩紅的花。

        南詔國的金蠱衛們,一個個都是呆呆的看著。

        敗……敗了?

        南光明……他們南詔的天榜第一,敗了?!

        南音敗了,南機敗了,他們都能接受,大抵只是憤怒,但是,當天榜第一的南光明亦是失敗身死,那對于他們而言,就是一種巨大的打擊,一種攀附后背的,毛骨悚然的恐懼!

        大羅王朝……在大朝會上的表現,好像并沒有想象中那么弱!

        誰說大羅王朝,除了妖孽羅鴻……就一無是處了?!

        而震驚的,不僅僅是金蠱衛。

        大周,大楚,大夏的萬人軍隊,皆是流露出幾分驚愕和凝重。

        大羅槍王,這么強大?!

        羅老爺子拄著墨刀,眼眸微微一縮。

        “贏了?”

        “槍王……這么強?!”

        羅老爺子很快反應過來,眼眸中有精芒閃爍。

        對于一位老將而言,自然不會放棄一個這么合適的提升士氣的機會!

        “大羅,勝!”

        “為大羅賀!”

        “為槍王賀!”

        羅老爺子身上氣勢爆發,手中的墨刀,猛地一砸地面。

        他的吼聲,在諾大寬敞的天安城樓之前,回蕩縈繞著。

        羅老爺子身后,兩千黑騎,以及八千江陵府的府軍,原本還擔憂無比的心緒,在這一刻,竟是紛紛有火焰在燃燒!

        “賀!”

        兩千黑騎驟然抽出墨刀,低吼。

        八千江陵府軍也是氣勢高昂。

        “天驕戰,大羅王朝,三戰三勝!

        昆侖宮的道人飄然而起,淡淡開口。

        大羅王朝的氣運塔,也是再度吞噬了南詔國的氣數,龐大了許多,宛若一頭金龍在氣運塔上纏繞著,嘶吼著。

        南詔國的氣運塔則是變得黯淡無光。

        天安城城樓之上。

        羅鴻依舊負手站立著,他的心神還沉在意志海中。

        邪神虛影回歸,龐大的撐起意志海的天與地。

        整個意志海都縈繞著邪神二哈的大笑:“桀桀桀……愚蠢的小羅,看到了沒有?祇的力量,其實區區垃圾蠱神所能比擬的!”

        “顫抖吧!”

        邪神二哈大笑不已。

        先前的憤怒,已經在徹底碾碎南光明的大道之路上,宣泄完畢。

        愚蠢的小羅居然將他和蠱神那種下三流的玩意比擬,這是對偉大的邪神的侮辱!

        意志海中。

        羅鴻笑了笑,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的鼓掌。

        為你的表演而鼓掌。

        果然是優秀的邪神。

        爾后,羅鴻的意志退出了意志海。

        意志海中恢復安靜。

        大笑的邪神二哈,漸漸的笑聲開始停滯,減緩……帶著幾許回音在縈繞。

        邪神二哈面色驀地變得木然。

        等等……

        好像有什么地方不對勁。

        嗷!

        愚蠢的小羅!

        你又把祇當成什么了?!

        ……

        羅鴻的意志回歸肉身,頓時笑了起來,輕松的吐出一口氣。

        而另一邊,少首領則是有些無法接受,不可能……南光明是他南詔國天榜最強,更是擁有十大邪蠱之一的光明蠱,論及戰力,準陸地仙遇到了,都要頭疼。

        可是,這槍王袁成罡,怎么就能輕松的殺死南光明?

        難道南光明在演?

        不……不對!

        少首領猛地看向了羅鴻,眼眸陰惻惻。

        “有古怪……”

        “羅鴻!你到底做了什么?!”

        少首領冰冷無比,道。

        羅鴻眉毛一挑,背負著手,看著少首領,“怎么?不服?”

        “難道你南詔不能?”

        少首領身上有極致的陰鷙在涌動:“南光明不可能這么快敗亡的,他擁有十大邪蠱之一的光明蠱!”

        “呵……”

        “那又如何?”羅鴻摳了摳耳朵,淡淡道。

        “槍王乃是我大羅王朝天榜第一,憑什么贏不了你南詔天榜第一?你南詔天榜第一就無敵了不成?”

        少首領眼神冰冷無比:“槍王袁成罡什么實力,你心里清楚!你肯定作弊了!”

        爾后,他不再與羅鴻交流,他扭頭看向了那位陸地仙境界的昆侖宮道人。

        “前輩替天人執法大朝會,我相信前輩會還我南詔一個公平!

        那位昆侖宮道人,淡淡的瞥了少首領一眼:“若是有違規則,會有天人意志降下懲罰……”

        “如今,并無懲罰出現,說明大羅王朝,并未違背規則!

        “不過,既然你覺得不服,那本座便催動一次仙紋,來驗證一下大羅王朝是否有違背規則!

        “當然,驗證要消耗南詔國氣運,可否要驗?”

        昆侖宮的道人淡淡道。

        少首領聞言,眼眸頓時一縮,南詔國的氣運經過天驕戰的三戰失敗,如今已經衰弱了許多,如今驗證一下都要消耗氣運,他有些猶豫。

        但是,他不相信槍王袁成罡能夠這么輕松的殺南光明。

        南光明……絕對不是弱者!

        “驗!”

        南詔國少首領攥起拳頭,宛若從喉嚨中發出低吼。

        “好!

        那位陸地仙境界的道人,雙手頓時結印。

        點在了眉心的仙紋之上。

        嗡……

        一股無形的意志力量開始涌動而出。

        下一刻,南詔國的氣運塔中,有一縷氣運力量被牽扯而出,在虛空中化作了一道如煙霧般裊裊的仙人虛影。

        仙人虛影眉心開豎眼,頓時有一股強橫無比的意志開始席卷。

        所有人都稟住呼吸。

        卻見那意志力量如風暴一般席卷全場,掃蕩過了那云海擂臺,似乎在追查任何疑點。

        驀地。

        這股意志似乎是探查到了什么,下一刻,竟是席卷而出,卷過天安城城樓之上的所有人的身軀。

        籠罩在黑袍中的少首領身軀一顫,頓時流露出了冰冷之色:“果然有貓膩!”

        而那股仙人意志再度掃蕩而過每個人的身軀,在掃過羅鴻身軀的時候。

        隱隱約約間,竟是在羅鴻的意志海中形成了一道仙人身影。

        這是追查而來的仙人身影。

        “滾!”

        只不過,這道身影剛剛成型,便被羅鴻意志海中暴怒無比的邪神二哈一聲吼,給吼的爆碎。

        祇正在氣頭上!

        什么阿貓阿狗都敢來惹偉大的祇!

        現實中,掃蕩過羅鴻的意志力量一震,沒有任何的異樣,便如潮水般的退卻。

        那位昆侖宮的陸地仙道人眉頭一簇,看著仙人虛影散去,便明白了過來。

        “此戰,大羅王朝勝!

        而少首領如遭雷擊,“不可能!”

        “怎么會沒有作弊?!”

        然而,昆侖宮的陸地仙道人有幾分不耐煩,道:“你不信本座?”

        “規則化身探查掃蕩而過,若是有問題自然會出手,現在規則化身沒有出手,自行消散,那便意味著大羅王朝并未違背規則!

        少首領有幾分不甘心,南詔國可是消耗了氣運來探查的,結果你跟我說,探查了一個寂寞?

        那這氣運不是白白消耗了?!

        可是,那位昆侖宮的陸地仙已然有些憤怒了,少首領只好忍住,真的惹怒了對方,沒有好果子吃。

        對方替天人執法,不好惹。

        “謀戰尚未結束,接下來進行萬人軍戰!

        道人開口。

        這話語一出,天安城下,氣氛頓時變得嚴肅了起來。

        南詔國的少首領心在滴血,而此刻,也是瘋狂了起來。

        萬人軍戰……是南詔國最后的希望了!

        “金蠱衛何在?!”

        少首領冰冷的咬著牙,道。

        他一步邁出,從城墻之上飛速墜落而下,落在了隊伍之前。

        他本來不想親自帶隊的,因為他覺得這一戰,羅家的那些雜牌軍必敗無疑。

        可是,一次次的失利讓他明白,羅家……有古怪!

        謀戰他指望不上了,南詔國謀戰本就不擅長,而羅家有張靜之,此人乃是張首輔之子,首輔張懷義之名,少首領自然是聽說過,此人之子,在謀戰之上,南詔怕是很難勝。

        因而,他唯有將所有的希望都傾注在這一次萬人軍戰之上。

        在少首領一躍而下的瞬間,羅鴻亦是一步邁出,飄然而下。

        少首領盯著羅鴻,殺機濃郁。

        羅鴻白衣大袖飄飄,白發飛揚,帶著淡笑,很是淡定與從容。

        昆侖宮的道人雙手結印,手中不知道何時出現了一塊古老的青銅令牌。

        手中結出了數個印記,沖擊在了令牌之上。

        令牌頓時懸浮而起,光芒萬丈,化作了一座巨大的牌坊門戶。

        門戶之后,是一片蒼茫無比的戰場,冰冷,鐵血的氣息鋪面而來。

        “萬人軍戰場地,于北斗秘境的‘血雨原’中進行……”

        “血雨原中心,有‘血旗’一面,獲得血旗方能離開血雨原,最終踏立血雨原者,為獲勝者!

        道人懸浮而起,寬袖猶如有清風灌注,袖袍紛飛。

        北斗秘境?!

        羅鴻微微挑眉,他記得天機秘境,那秘境便是“北斗秘境”中分支。

        現在看來,昆侖宮是將七個秘境全部合一了,化作了北斗秘境。

        而這一次的萬人軍戰,竟是在北斗秘境中進行。

        不過,可惜的一點是,這一次沒有太多的時間去探查北斗秘境。

        按照規則,想要勝出,唯有殺光對方,才能獲得血旗離開戰場。

        “現在,入秘境!”

        道人開口。

        頓時手掌一翻,堆疊出大印,猛地往前一推。

        牌坊門戶之后,有星輝揚灑而出,籠罩住南詔國的金蠱衛,以及羅家的黑騎和府軍的混合軍。

        下一瞬,天安城樓之前的雙方隊伍皆是消失不見。

        天安城上,許多人眸光皆是一凝。

        他們看向了牌坊門戶,卻見牌坊門戶之上,有兩團氣運長龍懸浮著,互相對峙。

        氣運長龍各自代表了南詔和大羅王朝的氣數,亦是可以呈現出戰場中的局勢。

        哪怕的氣運寂滅,那便代表著他們的軍隊在血雨原中覆滅。

        所有人都盯著這牌坊門戶。

        太子夏極,周天子姬洛圖還有吳媚娘等人都是凝眸盯著。

        ……

        血雨原。

        一片血色的平原,位于原天樞秘境中,這是一個濃郁的煞地,滾滾邪煞在不斷的翻涌著。

        天穹之上,血云濃厚,血云中,亦是有一滴滴冰冷的血雨飛速的飄灑而下。

        這片血雨只籠罩血雨原的區域,所以,這片區域方是叫做血雨原,傳聞乃是上古戰場所化。

        在血雨原的中心區域,有一面血旗仿佛鮮血浸染而成,插在中央,在風的吹拂下,不斷的拍打著。

        羅鴻站在羅老爺子的身邊,肌膚散發著蒙蒙白光,他伸出手,血雨落在手掌心,隱隱有扭曲的血色彌漫,仿佛讓人的眼眸都籠罩了戾氣似的。

        “這雨,有古怪……”

        羅鴻道。

        羅老爺子微微頷首:“血雨原,本是天樞秘境中的一處奇地,每一屆大朝會的萬人軍戰都是在這兒進行,這兒埋葬著無數的尸骨!

        “這血雨會刺激人的意志,讓人變得瘋狂,只知道殺戮……”

        “萬人軍戰,很殘酷,唯有勝利一方,才能走出這片血雨原!

        羅老爺子顯然對于血雨原也是有所了解。

        羅鴻卻是微微瞇起眼:“這兒埋葬了無數的尸骨?”

        羅老爺子點頭。

        羅鴻聞言,一步踩下。

        轟!

        地上飛濺起血泥,爾后,竟是有森森白骨從中裸露而出。

        這血雨原,亦或者可以稱之為白骨原。

        而且,有一股濃郁無比的邪煞之氣在血雨原之間涌動著。

        不過,這種邪煞并不純粹,蘊含很濃郁的死氣和血腥,羅鴻運轉萬煞歸一,隱隱約約間,有邪煞之力涌入他的丹田之內。

        充盈著他的煞海。

        羅鴻眼睛不由一亮。

        “好地方!”

        羅鴻意志海中,邪神二哈亦是詫異挑眉。

        “這是‘聚煞地’,用無數的尸體和死亡來匯聚的邪煞,這等邪煞雖然不夠精純,但勝在數量多……”

        “這聚煞地乃是人為創造的,唔……創造這聚煞地者,野心很大!

        邪神二哈打了個哈欠,道。

        人為創造的?

        羅鴻深吸一口氣,眼眸微微閃爍。

        歷屆大朝會,萬人軍戰的廝殺都是在血雨原中進行,這兒埋葬了無數的尸骨……

        而大朝會乃是天人所主持的……

        莫名的羅鴻感覺到這血雨原可能涉及了一個大秘密。

        不過,沒有容得羅鴻細想。

        遠處。

        金蠱衛已經在少首領的率領下,踏濺著滿地血泥,眸光中滿是殺機,俯沖而來。

        血雨原濃郁的邪煞力量,對于本就是修邪蠱的金蠱衛們而言,乃是絕佳的地勢,在這兒,他們的戰斗力能得到極大的提升。

        邪煞之地,乃是他們的主場!

        羅老爺子沐浴在血雨中,眼眸中亦是殺機暴涌,他驟然抽出墨刀,“戰!”

        他沉寂了許多年的血液終于翻滾了起來。

        多少年了,他終于能夠再一次的帶軍廝殺!

        哪怕雙方兵種戰力懸殊,哪怕天時地利人和都不在羅家一方。

        但是,羅老爺子無所畏懼。

        “兄弟們,放開身心戰一場!不需要有任何的負擔!”

        “天驕戰我們三戰全勝,這一戰就算輸了,又何妨?!放手一搏!殺出我們羅家的氣勢來!”

        羅老爺子嘶吼。

        身后,兩千黑騎抽出墨刀嘶吼,震碎血雨。

        八千府軍也是被這氣勢所感染,紛紛抽刀,眼眸猩紅,戰意沛然。

        “戰。!”

        嘶吼聲震碎無數從天而降的血雨。

        羅老爺子身上的氣息驟然爆發,強一品的氣息,如山洪滾滾。

        而金蠱衛那邊,亦是有一尊強一品爆發氣機。

        兩人踏空而起,宛若流光飛速的沖撞在一起,廝殺在了一起。

        墨刀一揮,羅老爺子老當益壯,橫刀立馬,斬向了無數蠱蟲!

        金蠱衛萬人軍隊整齊如一,俯沖之間,無數的血雨仿佛在匯聚,化作了一頭龐大無比的猙獰蠱蟲,嘶吼著,咆哮著。

        恐怖的軍勢,猶如一線江潮,朝著羅家大軍沖擊而來。

        軍種的強弱,在這個時候徹底的呈現了出來。

        遠處,裹在黑袍中的少首領死死的盯著羅鴻,他處于大軍的正中央,身為南詔少首領,他本不該參與這一場萬人軍戰,因為一入血雨原,生死勿論。

        但是,南詔在天驕戰上輸了個徹底,而這一場萬人軍戰……必須贏!

        所以他來了,以少首領的身份親征!

        讓金蠱衛的氣勢,攀升到極致,攀升到巔峰。

        他要讓南詔金蠱衛,以無匹和雷霆之勢,傾軋覆滅羅家的雜牌軍!

        而且,讓他意外的是,羅鴻也參與了這一場血雨原軍戰。

        少首領沒有在意,甚至有滔天殺機涌動。

        羅鴻的實力不錯,但是,他不覺得以羅鴻一己之力,能夠改變一場戰局!

        特別是,血雨原更是金蠱衛的主場!

        這兒濃郁無比的邪煞之力,只會讓金蠱衛變得更兇,更強!

        羅鴻來,那他便要讓羅鴻走不出去!

        “殺!”

        “碾碎他們!”

        少首領嘶吼。

        磅礴血雨似乎隨著戰場局勢的變化,而轟鳴傾瀉。

        泥濘中,有無數的白骨開始翻滾,飛濺。

        羅鴻沒有沖殺而出,他佇立在原地,閉著眼,默默的感受著兩軍對壘所爆發的恐怖的殺氣和殺機。

        羅鴻沒有參與過血戰,這是他第一次入戰場。

        之前塞北的撤退之戰,黑騎也并未與楚家疾風軍血拼,所以,羅鴻盡管知道戰場的殘酷,可是并未有深刻的感受和體會。

        而這一次……

        他隱隱感受到了,雙方大戰所爆發的氣勢,影響著羅鴻的心緒。

        羅鴻的精神力量似乎都在遭受錘煉,在這一場戰斗中經歷洗禮。

        ……

        司天院。

        謀戰區域。

        張靜之一身儒衫,安靜的坐在椅子上,在他的對面,是南詔國的謀士。

        對方披頭散發,蒼老無比,眉心有一只蠱蟲,宛若眼珠子一般在滾動著。

        那是并不是十大邪蠱,但是,卻也是南疆有名的蠱蟲,稱之為智慧蠱。

        在張靜之和這位南疆謀士身前,有一張棋盤擺開,黑白棋子交錯于棋盤之上,而這并不是一副簡單的棋局,更是一場意志力量的交鋒。

        轟隆!

        張靜之面色平靜,抬起手夾住一顆棋子,精神力量傾注入棋局,窗外似乎有血雨轟鳴,隱隱約約之間,他仿佛置身與了戰場之中。

        對方借助智慧蠱操盤全局,而他則是以智慧碰撞著。

        風雨轟鳴。

        張靜之儒衫飛揚,感覺自己仿佛在面對著一只嘶吼咆哮著的巨大的蠱蟲。

        ……

        血雨原中。

        雙方的軍勢驟然碰撞,金蠱衛那巨大的蠱蟲染上了血色,在與羅家大軍碰撞的剎那。

        羅家黑騎,還有八千府軍瞬間神色的甲胄龜裂,人人面色煞白,口鼻溢血。

        只是初步碰撞,雙方的差距便已經呈現了出來。

        天穹之上。

        羅老爺子手握墨刀,沐浴著血雨一刀劈死了無數的蠱蟲,他掃了一眼底下雙方大軍的碰撞。

        險些一觸即潰的羅家大軍,讓羅老爺子不由嘆了口氣。

        差距……太大了!

        金蠱衛并不弱,乃是南詔國傾盡國力所培養的大軍,就算是羅家來一萬羅家黑騎,都很難贏對方。

        而這一次,因為倉促,只能帶來八千江陵府軍,府軍雖然不錯,但是與真正的精銳一碰,差距就出來了。

        這架勢,怕是扛不住幾次軍勢沖擊便會淪為金蠱衛蠱蟲之下的亡魂。

        “殺。!”

        “給我啃光他們!”

        “這里是我們的主場,天驕戰所受的氣,通通給我還回來!”

        少首領佇立在戰車之上,手掌猛地拍在護手,濺起血雨雨水,嘶吼著。

        嗡嗡嗡……

        無數的蠱蟲紛飛而出,黑壓壓一片,這些蠱蟲吸收著血雨原的邪煞,變得無比的恐怖,無比的猙獰,像是蝗蟲過境,要將一切都給啃食。

        而一直佇立在雨中的羅鴻,驀地亦是睜開了眼。

        白衣翩然間,他與血雨中邁步。

        一步踏下,血泥飛濺,像是血色蓮花一般在空中綻放。

        羅鴻的意志海中,三朵精神之花徹底的綻放,他有一種靈魂得到洗禮和蛻變的感覺。

        羅家的大軍每一位軍士都在咳血,面對金蠱衛,他們的確不敵。

        八千府軍隱隱有些扛不住,欲要崩潰,惶恐而逃。

        他們畢竟只是江陵府的府軍,與羅家關系并不密切。

        而兩千黑騎,則是戰意沛然,哪怕不敵,依舊浴血而戰,不后退。

        他們經歷過羅家遭受到的壓迫。

        他們明白羅家是在向命運而抗爭!

        這世間,誰愿認命?!

        他們是羅家的兵,羅家黑騎,他們一如羅家,不認命!

        “戰!”

        “為大羅,戰!”

        黑騎們的意志,似乎影響到了八千府軍,讓他們感受到了一種榮譽感。

        各個都是紅著眼,沖殺而出。

        沖向那黑壓壓一片的蠱蟲,沖向那金蠱衛龐大無比蠱蟲軍勢!

        哪怕……粉骨碎身,亦不怕!

        天穹之上。

        羅老爺子眼眸波動,亦是戰意沛然,竟是仰天大笑起來。

        我羅家,不認命!

        羅鴻白衣飛揚,于血雨中亦是咧嘴一笑。

        他取出了邪君面具,輕輕的覆蓋在了臉上。

        白發驟然轉銀。

        眼眸隱隱有邪光涌動。

        “這兒是你金蠱衛的主場……”

        “可亦是我羅鴻的主場……”

        站在隊伍最后方。

        羅鴻伸出手,猛地上招。

        “站起來!”

        冰冷的聲音,宛若古老的神祇在吟唱。

        八千軍心崩潰,欲要轉身逃竄的府軍腳下,驀地有一道又一道的邪影攀附而起,竟是融入了這些府軍的身軀。

        楚天南的邪影沒有融入人身,他佇立著,猩紅的眼眸冰冷無情。

        他猛地揚起手中的劍。

        口中發出嘶啞的聲音。

        “殺。!”

        頓時,身后本來軍心崩潰,潰逃的八千府軍,頓時紛紛扭頭回首盯著金蠱衛,猩紅的眼眸,讓漫天血雨都驟然一滯。

        而羅鴻卻是咧嘴笑了起來。

        “統統給我……”

        “站起來!”

        丹田中的邪煞瘋狂的消耗著。

        手掌猛地按在了泥濘的血泥大地之上。

        無數沉睡的白骨似乎在悸動,沉睡的軍團……被喚醒。

        一道又一道埋骨于此的軍團,化作邪影,從血色大地上搖搖晃晃佇立而起。

        猩紅的眼眸,交織一片,如一片浩瀚的血色星空!

        ps:求月票,求新鮮出爐的推薦票!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