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其他小說 - 第39次相親在線閱讀 - 第372章 入口酸澀

第372章 入口酸澀

        創佳裝飾的前臺,是個笑起來很甜的小姑娘,她一見韓小霏和于多多進門,忙招呼道:“您好,歡迎光臨創佳裝飾!

        韓小霏微微一笑,“我是深遠公司的韓小霏,今早約了杜總!

        “請稍等!鼻芭_說完,拿起內錢電話。

        “多多姐!”言言聽到說話聲,一抬頭,看到于多多,忙站起身。

        于多多笑了笑,朝言言走過去,“我和韓姐來給杜總送合同書!

        “哦!毖匝詣傁肴ソ卸派。

        杜森已經從辦公室里快步走了出來。

        “小霏,里面請!倍派瓱崆榈卣泻繇n小霏,對于多多只是輕輕點了一下頭。

        于多多是個很要面子的人,心里開始不舒服。

        杜森引她們走進會議室,言言很有分寸并沒跟進去。

        杜森回頭對言言說道:“請楊琳過來一下!

        “好的!毖匝源饝宦,朝財務室走去。

        大家落座之后,韓小霏遞上合同書,“杜總,請過目吧!

        杜森笑了笑,開始翻看合同。

        于多多看著桌子上的糖果盒,揣測著里面有沒有糖果。

        楊琳很快走進會議室。

        杜森對大家介紹道:“這是我們公司會計楊琳。這位是深遠公司設計總監韓小霏,于多多!

        楊琳淡然一笑,坐在一邊。

        于多多打量楊琳,她猜這位就是杜森在創佳的紅顏知己。

        杜森把手中的合同書遞給楊琳,“你看一下,如果沒問題,蓋下合同章,把款付了吧!

        “好的!睏盍諔艘宦,開始看合同書。

        言言端著拖盤走進公議室,她在每個人面前放了一杯咖啡,卻在于多多面前放了瓶礦泉水。

        韓小霏瞟了一眼杜森,杜森仿佛沒發現于多多面前的是礦泉水。

        于多多很自然的擰開瓶子,喝了起來。

        言言默默地走出會議室。

        楊琳看完合同,對杜森說道:“合同是按百分之七十付訂金!

        杜森答道:“全款吧!

        楊琳愣了一下,她問這句話的意思,是認為百分之七十的訂金有點多,訂金一般都是五十,甚至有些只需要付百分之三十。

        她對杜森說道:“沒有這種規矩!

        杜森笑了笑,“我相信深遠公司!

        韓小霏莞爾一笑,“還是按合同來吧!

        楊琳并不多言,“我這去蓋章,匯款!

        她說完,拿著合同書,走出公議室。

        杜森對于多多說道:“前兩天聽言言說,朗潤園那處房子,你想換些家具。我幫你做了兩套方案,你看一下吧!

        杜森說著,打開會議室的大電視,插上U盤,點開文件,開始給于多多講解。

        “房間的基礎裝修已經完成,我沒有變動。只是把家具調整了一下。為配合壁紙和護墻板的風格,我選了一套簡美的家具!

        于多多看著電視上的效果圖,聽著杜森介紹每個房間。

        說實話,她不喜歡,尤其是書房改成的小臥室里的那張公主床。

        杜森見于多多對這組家具不感興趣,馬上換了一套新中式的效果圖。

        這時楊琳走了回來,她對韓小霏說道:“訂金已經匯到貴公司賬面,請留意查收!

        韓小霏嫣然一笑:“麻煩你了!

        “應該的!睏盍照f完,坐了下來。

        杜森開始為于多多介紹新中式家具。

        這套家具更適合老年人,給人一種沉穩、厚重的感覺,于多多也不喜歡。

        杜森天天給客戶講方案,一看于多多的眼神,便知道于多多不喜歡。

        他微笑著對于多多問道:“你想選什么風格的?”

        于多多答道:“我不懂什么風格,原來言言設計的那套就挺好的!

        杜森有些為難:“可那套家具是為新人結婚準備的,你不是要和父母,還有姥姥一起住嗎?”

        于多多笑盈盈地說道:“那家具顏色漂亮,布藝的沙發,坐著也應該會很舒服,我想就那套吧!

        杜森笑了笑:“你喜歡就好!

        楊琳看了一眼于多多,拿起面前的咖啡喝了一口,咖啡已經涼了,入口酸澀,跟她的心情一樣。

        韓小霏看著杜森,似笑非笑:“杜總,你為客戶設計方案時,不事先跟客戶溝通一下嗎?”

        杜森心里懊惱,可臉色如常,“是我疏忽!

        于多多看向杜森,笑盈盈地問道:“你這么幫我,我還挑三撿四的,是不是有點不知道好歹?”

        杜森面帶微笑,“你怎么這么說呢,你是言言的好朋友,我們互相幫忙不是應該的嗎?”

        于多多依舊笑盈盈的,“這話太官方了吧?”

        韓小霏拿過楊琳蓋好章的合同書,“你們聊著,我在外面等你!

        她說完,拿著合同書走出會議室。

        楊琳看了一眼于多多,也起身走了出去。

        杜森放下手中的搖控器,走到于多多身邊,坐了下來。

        于多多審視著杜森,“你有什么話想跟我說嗎?”

        “是你想跟我說吧!倍派f著,伸手拿過糖果盒,“你想不想知道里面有什么?”

        于多多看了一眼糖果盒,“你打開,我不就知道了!

        杜森慢慢打開盒蓋,于多多見里面是一些阿爾卑斯和徐福記的糖果。

        杜森把糖果盒遞到于多多面前,“挑一個你喜歡的吧!

        于多多一挑眉,“我這人比較貪心,你若是讓我選,我會很糾結,不如你幫我選個吧!

        杜森看著盒子里的糖果,拿起一塊巧克力,“我覺得你會喜歡這個!

        于多多凝視著杜森,“你為什么認準了我會喜歡吃這苦了吧唧的巧克力?就像你認為我會喜歡喝那黑咖啡似的!

        “哦,愿來你不喜歡吃巧克力,那換一個橙子味的棒棒糖怎么樣?”杜森說著,放下巧克力,拿起一支棒棒糖遞給于多多。

        于多多依舊盯著杜森,“你當我是三歲的孩子嗎?”

        杜森訕訕的笑了笑,“我不知道你為什么會不高興,能告訴我原因嗎?”

        于多多咬了一下嘴唇,“咱們能不能卸下偽裝,打開天窗說亮話!

        杜森點頭,“我會知無不言,言無不盡!

        于多多深吸一口氣,拿起面前的礦泉水喝了一大口。

        她穩定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對杜森問道:“你為什么這么幫我?”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