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都市小說 - 媽咪爹地說他會聽話(顧微微秦沐風)在線閱讀 - 第一百零三章 越級了

第一百零三章 越級了

        司瑾軒開車帶安娜去吃飯,根本沒有過問安娜的意見,把她帶進了一個私房菜館里。

        因為這家私房菜的位置比較偏僻,所以,兩人下車之后還走了一段時間。

        在青磚百瓦的小路間,小雨過后還有泥土的香氣從客氣中傳來,意境很美,景色很美。

        適合穿著旗袍的女子,娉婷裊娜的走在這石板路上。

        可是。

        安娜的高跟鞋顯然不適合在這上面走。石板路上的青苔顯然要異常的小心。

        顫顫巍巍的扶著墻走。

        看著前面大踏步走的人,恨了一眼又一眼,怒氣依舊奮張。

        邊走還邊在前面催促。

        “快點,你知不知道這家店很難預約的,我都不知道預約了多久”

        一點也沒有要回頭的意思。

        安娜心想“你大爺的”

        為了防止自己滑倒,直接將手里的高跟鞋拿在手里。

        不滿的氣息充滿了整個身體,眼神里的怒氣足以把他射殺了。

        司哥哥也不知道從什么時候,變的這么調皮了。

        不經意之間,俊臉忽然在自己眼前放大,一把把她抱起。

        整個動作行云流水一氣呵成。

        她的心里倒掛了10瓶藥水,表面上卻波瀾不驚。

        “看樣子,動作很熟練呢”有些調戲都語氣,絲毫不見矜持。

        這樣的安安反而讓司瑾軒害羞了,她總是有一種不同于別人的感覺。

        一進門,服務員已經準備好了拖鞋,秦沐風在屋內讓服務員準備的。

        他從窗外一看,就看到了這樣一個情景,俊男靚女!

        不知道為什么,心里面總感覺有點不舒服,還有一點惡心,這女人不管跟誰都談笑風生,絲毫沒有女子該有的矜持。

        說她特別,也確實特別,說她萬種風情,處處留情也不為過。

        “換間房”

        秦沐風瞬間這里的風景被破壞了,換了一間。

        安娜換上鞋,松了一口氣。

        自己終于接觸到地面了。

        一進門,第一眼就看道秦沐風,她并不驚訝,這人每次吃飯都在,從來都沒有離開過司瑾軒。

        和平常的飯店不一樣,這里的桌子比較復古,還是以前的方桌。

        三個人,一人坐一邊,還空出一邊。

        秦沐風有些不高興,從他的臉上就能看出來,他沒有想過安娜也會在。

        “沐風,你怎么愁眉苦臉的”紳士的幫安娜拉著桌椅。

        “你說呢”

        “沒事兒,這件事你直接跟安娜說就可以了,她可以聽的”

        未免心有些大了。

        “你直接跟她說,你又不是不知道”

        本來今天是想借秦沐風的嘴,委婉的把自己都意思表達出來。

        這讓自己怎么說嘛,感覺場合有些不夠正式,準備的還不夠充分。

        他能感覺到她還沒有想過要接受自己。

        “就是…,你設計的衣服,下一次一定要給我設計一套,我當男!

        喜歡動都是小心翼翼的,想讓對方知道,又怕對方拒絕。

        “你們經濟公司都已經沒有錢到要老板出來賣了嗎?”

        “我們公司也沒有到那種程度,實力很強的好不好”

        秦沐風只是靜靜的喝茶,他喜歡喝這里的紅茶,老板總會給自己準備一些。

        ……

        顧月星在劇組,時時刻刻到觀察著顧微顏,總覺得她的情緒有些不對勁。

        她雖然以前就知道這位大小姐和袁浩明私下有些關系,不果,如果這樣的關系被證實了。

        自己當上司家少奶奶的幾率本就渺小,如果顧微顏不掙點氣,就會更沒有機會。

        自己要想一個辦法,讓他們慢慢的沒有聯系,讓顧微顏一門心思全是秦沐風,這樣,才是對自己最好的方法。

        醫院

        魯尼已經能夠下床了,正在做一些康夫訓練,所以心情也好了不少。

        因禍得福,自己雖然下半肢體恢復需要很長的時間,但自己手部的神經,撞著撞著竟然好了。

        醫院里的護士很多,自己常常給她們化妝,自己的醫藥費也沒有交過,還算顧大城有一些良心。

        門外的報鏢對自己人的防備還是很高,母親也來不了幾次,大多數時間,還是和空白的病房在一起度過。

        進醫院小半年了,不知道韓淑梅到底相信到她老公到了什么程度。

        她真是可憐。

        好吃好喝伺候著,就是不給手機,沒有電腦,來照顧自己的護士也不能帶。

        只能日復一日的訓練,早日康復。

        其實,他感覺他的腿沒有那么嚴重了,醫生卻走總是給自己弄了一層厚厚的石膏。

        自己想要悄悄賄賂小護士,可是總覺得醫院里的任何人都不值的信任。

        自己誰也不相信了,看著自己的腿,自己現在,只想要報仇。

        一個保鏢走進房間,因為在監控里,總能感覺他的手里好像一直握著一個類似于電子設備的東西。

        “把手攤開”

        那人盯著他都手,過了半晌,伸開手。

        手里面是中午忘記放回的勺子。

        ……

        顧氏

        譚副局長終于找到了一些消息,在他在桐縣任職半年之后。

        他才順著線索找到了一些東西。

        “資料顯示,顧小姐去過一次醫院,找過病例表,只不過當時的醫生現在已經去世了,所以……”

        “辛苦你了,這么幾個月,只找到了這么一點消息,你的女兒,我已經把她安排進編制了,你應該知道吧”語氣里還有一些嘲諷,不難聽出。

        這句話的意思是,我已經把你的要求完成了,你看你現在做的是什么鬼。

        “顧總不要著急,他的女兒已經當了警察,已經把簡歷發到我的郵箱了”

        “我希望你能夠盡快,我們的時間不多了,秋天都快要完了”

        樹葉已經有些許枯黃,譚家已經對自己有所防備,白家也已經整頓了內部。

        自己好不容易才讓這兩家同時出事,結果什么消息都沒有撈到,還讓他們兩家的生意更好了。

        這明明和他原本的想法不一樣。

        是的。

        不過他這次卻意外知道了一個消息,白云方和譚慧已經結婚了還有一個兒子,白言。

        白言還得罪過秦沐毅,他瞬間覺得,白家已經不用太在意。

        秦沐毅更想讓白家難堪。

        秦沐毅依舊在家里,這幾天,把自己鎖在書房里,好好過了一把游戲的癮。

        管家進不來,溫如嫣也進不來,簡直不要太爽。

        還有,有一點顧大城想多了,秦沐毅只是短暫的恨過白言,但沒過多久就把他忘了。

        對于他來說,損失的是秦氏的錢,又不是自己的錢,沒什么好記仇的。

        這次,自己只需要養精蓄銳,父親就會把那個位置教到自己手里。

        秦沐風手里握著的權力才是自己最想要的。

        顧大城在顧微微消失后,除了那封遺產繼承書之外,沒有找到過太多有價值的消息。

        旋即吩咐道

        “你把那個局長的事情好好查一查,把他的底細給查清楚了你兒子先讓他在顧氏”

        “好的,好的”

        這邊打完電話,那邊正準備拿龍茂時的檔案,卻被告知。

        “不好意思,譚副局長,你沒有資格翻閱,你這是越級了”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