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歷史小說 - 搶救大明朝在線閱讀 - 第2187章 大明寧王,年少多金

第2187章 大明寧王,年少多金

        寬永二十二年,六月初七。

        居住在日本京都皇居之中的年紀21歲的興子女天皇并不知道自己人生的軌跡,將在這一天發生巨大的變化。

        在這天清晨,女天皇又一次從和光源氏約會的春夢中醒來,接下去的整個上午,她都一邊為自己的夢境感到羞愧,一邊在哀嘆自己的不幸。

        生在帝王之家,小小年紀就成為天皇的人生并不是興子女天皇想要的,她情愿和自己表姐妹們一樣,生在一個富有的藩主之家。

        她母親德川和子是二代將軍德川秀忠和御臺所淺井江的女兒,這樣的出身對于天皇家而言不算什么,可是對于武家而言卻是無比高貴。

        如果和子不是嫁給天皇,一定可以嫁入一個擁有幾十萬石俸祿的富有的藩主之家興子常常會幻想自己的父親是一位特別有錢的藩主,而她長大以后也能嫁給一位富有的而且非常英俊的藩主。這樣她就一輩子都不愁花錢了,而且還能享受丈夫的愛,還能生下幾位子女,看著他們一點點的長大。

        這才是興子夢想中的生活!

        可是現在,她雖然貴為天皇,但是一點不實惠,整個天皇家總共只有一萬石收入。這可不是她個人的收入,而是整個天皇家的收入!

        除了她母親德川和子還有一份幕府發給的額外津貼外,整個天皇家就指著這么一丁點錢過日子啊那可是一個皇家啊,花錢的地方可多了!

        首先,好大一個皇居總要修繕吧?雖然這皇居越修越破,但總還是得修啊,不修都沒法住人了。

        其次,宮中的女官總要給衣食和月錢吧?要不然她們都開溜了,天皇還得自己洗衣服做飯,不體面!

        第三,太上天皇政仁和他的一堆妃子們總要花銷吧?政仁上皇退得早,身體又好,納了許多長相堪憂的妃子——其實政仁上皇的中宮和子是最漂亮的,但是政仁不稀罕,長得漂亮說明血統不高貴!那還不是因為隨了淺井長政和織田市才漂亮的?

        第四,要是最可恨的一點,政仁上皇還在不斷的生兒育女!他每生一個兒女,興子女天皇本來就很癟的錢袋子就會變得更癟一點。而且政仁上皇和那些丑八怪妃子所生的兒子還要來繼承興子女皇的皇位想想都生氣!而且那“丑八怪”弟弟和妹妹們都可以結婚,她卻不能結婚。

        真是氣死人了!

        可是她氣死也沒用,她老爹照樣一見面就問她準備什么時候退位這也就是在日本,要是在隔壁大明,誰敢問崇禎皇帝這樣的問題?

        其實興子天皇也不是特別在乎皇位,問題是她能往哪兒退?在位子上都沒攢出錢,退了位還怎么過日子?

        這位興子女天皇自懂事時起,就一直在省吃儉用,從來沒有過上一天大手大腳花錢的好日子。

        現在她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沒趁她外公德川秀忠在世的時候多要一點錢存著當私房外公還是疼她的,她真要哭窮,總能拿到不少錢。而舅舅德川家光就沒那么好說話了,家光和她也不熟!

        而且她一當天皇的,也不好意思寫信向當將軍舅舅哭窮要錢!

        所以興子女天皇就是個窮天皇,如果再退了位還不得窮死?

        就在日近中午,興子天皇將要開始享用一頓儀式感十足,但實際上卻沒有什么真材料的午膳的時候,左右忽然來報,征夷大將軍和關白雙雙前來御所,并請求召見。

        “納尼?”興子女皇聞言就是一愣,“大將軍不是遠在名護屋嗎?怎么會來京都?難道”

        說著話,興子女皇已經有點緊張了。

        她蹙起有那么一點倒掛的秀眉,“請大將軍和關白到紫宸殿等候,朕馬上就去!

        紫宸殿是京都皇居當中最氣派的大殿,不刮風下雨的時候是最理想的天皇接見大臣的地方——如果刮風下雨的話,紫宸殿里面漏水,說不定會把大臣給淋濕了。

        好在今天是個大晴天,所以興子女皇可以在光線非常暗的紫宸殿內,召見風塵仆仆從九州趕來的德川家光,以及陪同家光的關白九條道房。

        說是見,其實根本見不著,因為還隔著一層竹簾呢,只能朦朦朧朧的看見人影。

        “天皇陛下”九條道房用非常奇怪的,好像吊著嗓子說出來的“雅音”向天皇報告,“征夷大將軍、源氏長者家光自名護屋而來,有要事上奏!

        興子女皇也用吊著嗓子才能說出來的雅音說道:“是嗎?有何要事?”

        嘴上問,心里面卻想:天皇能有什么要事?總不會是想要我退位吧?

        德川家光不會說“雅音”,就用正常的聲調對簾子后面的天皇說:“陛下,有明國親王殿下向陛下求婚”

        “納尼?”興子女皇真的受驚了,連說話的聲音都正常了。

        “陛下,”德川家光說,“日前有明國的使臣抵達名護屋,提出想請您下嫁明國寧王慈炯殿下”

        “竟有此事”興子女皇呼吸都有點急促了,“不知明國寧王殿下長相如何?今年貴庚?俸祿多少”

        這問的也太直接了吧?

        德川家光和九條道房都愣住了這位天皇得多想嫁人?

        “啊,”德川家光道,“陛下,明國寧王的畫相臣已經帶來了!

        “卷起竹簾!迸d子女皇馬上命令女官把竹簾卷起來——得看清楚一點。

        卷起竹簾后,興子女皇才看見一個大概是德川家光的男人,正把一個卷軸遞給一個侍從。那侍從將卷軸高高舉過頭頂,然后再由另一名侍從將畫卷展開。一個倒立的身影,就赫然出現在了興子女皇眼前。

        “拿倒了!”興子女皇嘀咕了一聲,也沒讓侍從把畫倒回來,而是自己起身溜達出來看了。

        “這畫真長!”興子發現展開的畫卷太長,那個侍從根本沒法舉起來,有一部分鋪在地板上了。

        “不是畫長,”德川家光說,“而是明國的寧王長得很高他雖然只有14歲,但已經是堂堂男兒了!

        “才14歲那么?”興子女皇這是已經看見寧王朱慈炯畫像的臉部了,“真是非常英俊啊,,和夢中的光源氏一模一樣!”

        家光瞄了天皇一眼,發現她好像在吞咽口水

        “陛下,”家光趕緊轉移話題,“明國寧王的俸祿是200萬石!”

        “200萬”興子天皇都懷疑自己在做夢了,200萬石!比前田百萬石還多一倍,都快趕上將軍家了!

        “那,那他能看得上朕?”興子天皇都不自信了。

        德川家光正色道:“陛下,您是日本國的天皇!”

        “哦”興子天皇點了點頭,“一萬石的天皇對了,天皇到底能不能嫁人?”

        “能!”德川家光重重點頭,“不過嫁人以后,就不能再當天皇了,而是要退位當上皇!

        “幺西”興子天皇蹙起微微倒掛的眉頭,一張還算端正的面孔上堆滿了憂慮的表情,“不知道這位明國的親王肯不肯迎娶一個上皇?”

        “陛下,”德川家光笑道,“這樁婚事可以化解大明和日本的長期戰爭,這想必也是明國皇帝所愿吧。因此您和大明寧王的婚事,是一定會成功的!”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