龍壇書網 - 玄幻小說 - 萬龍戰尊在線閱讀 - 第1700章 踏入領域

第1700章 踏入領域

        當然了,這些事情就像是蘇昊之前所想的,對于別人來說,不是和他有關系的,那么也是沒有必要那么在意的,畢竟這種事情首先來說就是沒有發生,也是沒有犧牲,那些人,對于自己來講,也都不能說,有什么值得,讓自己在意的,那些事情,所以,在這樣的情況之下,過分的去,和對方計較,也是沒有意義,更何況也沒有那樣的必要,所以說此話也不過是掃了對方一眼以后,然后便是直接的時間轉回去,盯著前方那個森林的所在。

        雖然說話的態度非常的平淡,并且也沒有什么特別的,對于這件事情上可以說是一種相當不在意的那種感覺和想法,但是,這個長老,確實沒說話那一眼,覺得有些忐忑,畢竟大家也都是明白人,能夠清楚,剛才那一眼所包含了什么?就是知道,對方能夠清楚他所設立這個專門的意義,也是能夠明白他心中的想法和目的,雖然說從他的根本利益的角度來講,從自己的那種想法和思考方式來說,自己做這樣的事情完全沒有任何的,那種不對的地方,反正自己為了實現自己的目的,怎么做都是理所應當的事,當然都是沒有錯的,沒有必要接受任何的指責,但是這種事情就是這樣,當一個比你更有能力的人,在一件事情上,哪怕是什么都沒有說,只是用一種眼神,用一種態度,讓你明白了對方,非常清楚,你的意圖或者目的之類的什么的,從根本上來說,也是容易,產生一種本質上的壓迫,或者會說,這是一種認同感,或者是一種不認同感,對方的那種眼神就是讓人產生一種對你的不認同感,但是如果是沒有什么值得在意的,任何的不認同感都是無所謂的,就是因為知道對方是用著比自己更加高高在上的那種權利那種能力,所以是擔心自己的這種行為,會給對方造成一種不好的那種感官,也是會讓對方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糟糕的存在。

        如果說是面對一個不如自己的人,那么對方到底是怎么想的?其實自己完全就不會在意,譬如說它充滿了那么多的弟子,究竟是怎么認為他怎么覺得的他,他根本就不會在意,也不會覺得有任何有必要去思考,去為這件事情,為這種無聊的事情去想的那種可能性,只要是那些人只能心里想想而不說出來,沒有形成任何的在別人面前對自己的評價之類的,那么這種事情,自己也不會有任何在意,我覺得有什么需要去深入思考的那種可能,因為沒有什么意義,如果自己真的那么做,反倒是會有一種自己覺得自己都很無聊的那種情況,這種事情其實說起來可能有很多人覺得不太能相信,畢竟有很多人在沒有達到某一個層次的時候會覺得,對那些和自己如何如何的人,一定要怎么去對付怎么處理,其實,真正的達到那個層次以后,就會發現一件事情,因為有很多更加值得做的事情,所以和那些人計較,卻是一件特別浪費時間而且沒有意義的事情。

        但是,在真正的強者面前就是不一樣了,不過,剛才蘇昊的態度,也是讓對方明白,應該自己在這件事情上不會受到什么懲罰之類的,這不由得讓他的心中感覺到了一絲輕松,這種事情想想也是,對方也是沒有必要因為這種事情和自己計較之類的,也不會讓對方知道自己是個什么樣的人罷了。

        而且,只要一想到,自己對于對方來說,還是,很有價值的這件事情,那么,心里也會覺得,輕松和安慰了不少。

        “這里有著,那種特殊血脈的妖獸,已經,開始對天雪宗,構成威脅了嗎?”

        蘇昊見對方沉默下來以后,接著又問了一句,雖然說已經猜到了這種可能性,也是明白的,對方為什么之前會跟自己說,有一件事情需要自己來處理,但是還是要問清楚才行,畢竟能夠得到更多的信息,能夠得到更多的消息才能夠有利于自己掌握更多的狀況。

        畢竟說他不是那種魯莽的人,并不覺得自己即便是因為很強大就可以,你在對情況沒有掌控的非常清晰或者說是對于情況了解的不太多的時候,就進行任何的那種沖動去做事,這個森林根據他的感覺應該是占地面積非常廣,而且里面的確是有著不少的妖獸,雖然自己手里應該是有著很多妖獸,但是,很大的一部分其實都放在了蘇家,所以說現在自己這邊也是并沒有多少的那種幫手,你自己一個人的能力,然后,在這么龐然的森林當中進行行走說起來也是有點麻煩或者說容易顧此失彼的。

        當然蘇昊也不是不能直接的,讓那些弟子去做這件事情,畢竟現在,它在實質上已經是屬于這個宗門的宗主,所以說自己命令這些宗門的弟子去做什么事情,這件事情本質上,就不會受到任何的抵制或者說是不同意,而且那些中文的弟子,從根本上來說,也是希望在自己面前來表現一下他們的,這件事情也是人之常情,沒有說是什么不對的或者說是不應該的,但是,正是因為自己剛剛收服了這個宗門,如果說是沒有特別的那種把握和保證,能夠在這件事情上真的在驅使那些弟子去做事情的情況之下,得到一個非常好的結果,然后就去直接讓他們去送命的話,這件事情從根本上來說,蘇昊也是不會去做的,他會覺得那么去做的話,有悖于自己的信念,或者說是自己的底線,更何況是真的希望能長治久安的發展下去,而不是當作一時之快的個人工具和道具,那么去做的話,自己就和面前的這個長老沒有什么區別,而且,那對于蘇家的長遠發展也不是一個好的事情。

        反正對于這種事情,蘇昊是從各個方面進行了一個比較綜合的分析,所以說是不會去做那種殺雞取卵的事情。

        所以除非蘇昊能夠判斷,有一些人對于自己的行動來說有著很大的幫助,然后會讓那些人和自己一起行動,否則的話,他是不會征召那些宗門的弟子去做任何沒有價值的事情,只是讓他們送命的話,那簡直是太搞笑了,所以說他一定是要將所有的事情弄個清楚問個明白,然后再決定具體去行動的方式。

        當然這些事情,這次那個長老卻是沒有能夠想得到。

        畢竟很多時候,很多人,對事情的考慮之類的什么都是不一樣的,從她的角度來說,根本就沒有考慮過那些事情,自然也不會有那樣的想法和猜測。

        而且其實對于這個雪長老,其實,一點都不重要,所以也是無所謂的,反正這種事情究竟要怎么去做,已經是蘇昊的考慮范圍之內了,這種對等的角色。只是按照蘇昊的吩咐去做事就好了,別再去考慮那么多也是沒有意義的一件事情,可以說是相當畫蛇添足的事情,這一點這個身份他是非常明白的,也是相當清楚的,所以也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太過廢話。

        只是照實回答一切問題就好了。

        “主人猜的一點都沒錯。本來我以為隨著時間的流逝,以后可能是有辦法來對付,但是確實萬萬沒有想到,我希望的事情并沒有很快的發生,反倒是我不希望的事情漸漸的發生,或者說是漸漸的出現了。那里面的妖獸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血脈很特殊的原因,所以,有著讓人想象不到的那種能力,很快的,便是在成長以后,開始威脅的,我們的宗門。當然,因為這種事情,本身對那些弟子來講,也是一件不會值得,特別在乎特別關注的事情,畢竟在歷練當中,總歸是會有損失的,這一點大家都很清楚,自然也是沒有什么可抱怨的,只是從我的角度來看,如果繼續下去。畢竟不是一件好的事情,也不是一件值得稱道的事情。所以我還是希望能夠盡快的解決這個問題!

        如果不是有著人員上的損失,那么這個雪長老,是不會在最近考慮宗門的威脅之類的那些存在。

        不管怎么說,這個周末已經在這里存在那么久了,如果要考慮的話,那么早就可以開始考慮了,何必又等到現在這個地步呢?這種事情有什么問題,已經開始有了麻煩,所以必須在他的考慮范圍之內。

        本來就是覺得,這件事情,慢慢的解決好,既然,是蘇昊來了,那么,很有可能,有辦法去解決,對自己來講,也是,沒有什么不好的。

        何況這種事情對于雙方都是有利的,尤其是,自己這個新的主人,就是為了能夠讓這個宗門,一直以一種很好的方式,長久的發展下去,所以說也是不會希望宗門,有任何的問題呢。

        蘇昊非常清楚對方心里是怎么想的,從根本上來講,也是希望,利用自己,將宗門的事情都解決,然后,才能非常順利的,繼續將這個宗門,長久的發展下去,在這一點上,反正蘇昊,也是有這樣的需求和要求,也是,沒有什么需要說的,那么,接下來,便是解決問題就好了。

        “你留下來負責,管理整個宗門,讓他們繼續按照平常的方式運行下去,不要出現任何其他的問題,我進去看一看究竟是什么樣的情況!

        蘇昊竟然是心中已經做了打算,那么便是沒有什么需要耽誤的,打算直接進入這個森林當中去看一看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狀況,然后才知道將要如何行為。

        否則的話在對一切都不了解的情況之下,根本不知道怎么做才是一種最好的方式,自然也是不可能做出最好的那種行動就從根本上來講,也是非常正常的一件事情,從一開始做好決定,要解決這個事情以后,就已經是,做了這樣的打算了。

        “那么主人需不需要我派一些人跟你一起過去這樣也好能夠幫你進行一些最基本的事情,否則的話,一些很小的事情還是要您親自處理,不管怎么說,多少都是有些麻煩吧!

        這件事情上,蘇昊并沒有讓他跟隨,對于這位長老來講,到底也是沒有什么在意的或者什么的,反正從它本身來說,是不是跟誰過去都是無所謂的,他也不擔心進入那里以后會有什么危險,畢竟在這之前他也是進去過,然后離開了。

        如果說想要全身而退,其實不是一件困難的事情,畢竟,他也不是那種非常簡單的存在,在很大程度上來說,也是有著絕對的那種力量的,也是有著那種能力的。

        不過這對他來說,也是沒有必要自己主動的請求跟隨,作為一個曾經的上位者,他非常清楚的一件事情就是,自己的主人,也就是說負責來掌控全局的人決定讓下面的人怎么去做,他們下面的人很好的去執行就好了,尤其是蘇昊這種一看上去,就是非常有自己的主見,并且是能夠知道叫什么事情做好,或者說是怎么才能將事情做好的那種存在,已經是下了這樣的命令,那么自己便是根本沒有必要多說什么,不過也不可能真的就是什么都不做,即便是并不打算違背蘇昊的命令,決定一定要跟過去什么呢,也是想要問一問,試問有什么方面能夠幫助的能夠提供某種程度上的幫忙,這樣一來,也算是給自己的主人提供了一些援助,雖然說這只是一些最基本的東西,也算是自己一種忠心的表現,不是任何不知一提的。

        “不用了,我自己進去就好,這件事情不需要任何宗門的弟子跟隨!睂τ趯Ψ降倪@個提議,蘇昊搖頭并沒有任何打算答應了,那種想法從一開始,他就是不覺得需要誰,和自己一起前往。

        畢竟他也不打算犧牲任何宗門弟子的性命,一開始的時候,他就是已經做了這樣的決定,就是說什么小事的話,那么自己完全能夠用得了,也是根本不需要跟隨。

        畢竟如果有什么大事的話,那些宗門的弟子根本什么忙都幫不上。

        下了決定,那么,便是開始行動,蘇昊,沒有猶豫,和對方說完了一句以后便是立刻邁出腳步,進入了森林的領域當中。

贵州体彩11选5走势图